18183首页 > 18183财经 > 业界人物 > 杜江南:区块链行业不能相信任何人,只能相信自己

杜江南:区块链行业不能相信任何人,只能相信自己

2018-06-28 作者:游民老赵 来源:网络 分享到:

杜江南第一次接触到区块链是在2014年底,彼时杜江南在美国读研究生。同期杜江南在硅谷做了基于Ripple的跨境支付平台。

杜江南,三链资本执行总裁,AISI 令牌持有者。

杜江南第一次接触到区块链是在2014年底,彼时杜江南在美国读研究生。同期杜江南在硅谷做了基于Ripple的跨境支付平台。

2016年8月杜江南回了国,将200刀价格买入的BTC全部以接近5倍的价格卖出,想与区块链行业做个了断。但是在经历了一家天使投资机构,以及创业做硬件之后,杜江南还是回到了区块链行业。

杜江南认为,包括自己在内,99%的投资人和项目方并不懂区块链。这代表着区块链是一个待开发的金矿之外,也导致了一些投资机构投资不看白皮书,仅看项目获得了谁投资、上不上交易所以及谁做市值管理,就会做出投资的决策。

而觉得红杉沈南鹏牛逼,最敬佩的人是王石的杜江南,想在日后自己的墓碑上刻上三个关键词,分别是一个慈爱的父亲,一个XX的丈夫,以及XX样的Businessman。至于XX,杜江南表示尚且年轻,还未想好。

现在99%的投资人、项目方都不懂区块链

我是在2013年时去的美国读研,在美国待了3年。

第一次接触区块链是在2014年年底,我22岁,各方面的经验基础都差强人意,接触区块链时候整个人都是懵圈的,彼时不像17年初,一堆山寨币可以盲眼梭哈,只能踏踏实实从基础学起。

那个时候我的合伙人是个博士后,精通密码学,他之所以来找我一起做事,一是因为我比较年轻,比较能折腾,二是我是广告专业的,他缺一个市场方面的合伙人。

我们读研的地方是田纳西,田纳西不像硅谷,没有那么多创业者,创业的人一个手都能数的过来。

他给我讲了许多关于区块链的东西,像是上课一样,花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以密码学为主,说到经济学,再从社会学说到哲学,每次都能画满一整张白纸。

我一共花了半年时间才了解了区块链,但是还不能说是精通。其实到现在我也没有精通,而且可以这么说,现在在区块链这个大行业中,99%的投资人和项目方,其实也不懂区块链。

那时我犹豫了很久,关于要不要加入他的公司。最后做出决定,是因为他说的一句话:我们很幸运,处于金融界的工业革命时代。他说如果我加入他的公司,一定能在历史上留上一笔。

这句话让我人生第一次睡不着觉,我想了很久他这句话。后来决定干吧,虽然不懂,但是越不懂越要干。

有这么一句话:一个行业,如果99%的人都不懂,那么这个行业要么天才,要么傻逼;如果有50%的人懂,那么还有可能挣点钱;如果99%的人都知道了,那就像是股票市场,赚钱的机会已经很少,除非你特别牛逼。

我刚才说了那时候是2014年,我身边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区块链,甚至是一些硅谷里的朋友。而家人更直接的对我说,小心不要误入传销组织。

当时合伙人和我拿了100万美元的投资,pass掉了交易量低的交易所的方向后,都是中国人的我们发现跨境支付的需求强盛,于是我们做了基于Ripple的跨境支付平台。我在其中担任市场方向的工作,合伙人做技术方面的布局。

200刀时候买入BTC,在接近5倍时全部卖出

因为决定做区块链行业,我开始买BTC。我买的时候BTC价格是200刀,我买了一堆。

当时我和我身边的朋友建议,要做比特币定投,每个月拿出一笔钱,专门用来买BTC。这件事我自己没有坚持下来,但是我身边有一个朋友坚持下来了。

最近这个朋友一直在邀请我回田纳西,说要招待我。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有一天一个朋友从田纳西回来,告诉我这个朋友发达了。而这个朋友怎么发的谁都不知道,好像只有我知道。

而我没有坚持下来,是因为2016年时,我们的创业项目出了问题。项目负责金融方面的合伙人离开了团队,导致我们在美国获取金融牌照的计划失败。

这种情况下合伙人选择去新西兰拿金融牌照,而按照约定,我在美国继续运作项目,等牌照下来后,我们再团聚。后来泽伟邀请我去新西兰,但是我觉得新西兰适合畜牧业不适合做区块链,2016年8月时候我就选择了回国。

回国意味着和过去告别。我便以接近5倍的价格将手里的BTC都卖出了,回国后我先去了一家天使投资机构,2017年6月时,出于对硬件的理想,我又开始了硬件方向的创业,但是我没有想到硬件行业的水那么深。

同时,也没想到因为我昔日区块链从业的背景,受到了许多上市公司Boss的咨询。要知道这些人平时都是你去请教的,如今他们来请教你,这让我不得不重新审视区块链行业发生了什么变化,而这个时候,我发现我已经错过2017年的这波红利,也许,这都是命吧。

投资曾2天投出100倍账面收益,失败是信任了老司机

顺理成章的,2017年底,我又重新回到了数字货币行业,开始了投资和孵化。

我最近投了两个让我很满意的项目,其中一个是BTEX,这个项目的模式与Fcoin类似,但是因为项目成熟,与其他竞品推出有15天左右的时间差。

根据我们的调查,BTEX的创始人有三次交易所创业的背景,BTEX这个项目,创始团队仅用了6天就梳理完了相关逻辑。

周三晚上1点我与合伙人商量完这件事,周四时我就决定投这个项目。而周六BTEX上线,给我们带来的账面回报有100倍左右。

另外一个让我满意的项目是Contentbox。我是在做一个独角兽项目孵化时,尽调竞品时候发现的Contentbox。我见了项目的整个团队,硅谷背景、行事风格等等方面让我觉得他也有着独角兽的潜质,两天内我便将币打了过去。

至于投资受挫折的项目,也有。

这个项目给我很大的刺激。说一句可能得罪人的话,这个行业不能相信任何人,只能相信自己,因为再牛逼的人也可能判断错误。

我之前很相信一个朋友,他盲梭了一个项目,我没有说什么,直接跟着盲梭。但是事实证明,一个人过往的案例再牛逼,也无法保证他下一个案例依旧牛逼。

别人可以和我介绍项目,但是我最后一定要和创始人聊。当时好在我没有投入太多,不然甚至没有办法向LP交代。

行业不理性,大家都在追热度

我们现在的投资主要是围绕Token投资,也正在做股权投资的布局。

因为我们发现行业正在变得VC+Token化,两者最好都有,才会有在投资中有优势。目前一些项目出于种种原因不支持Token投资,我们已经错过了好几个项目。

而区块链投资和传统股权投资的逻辑也不一样。

在我看来,这逻辑不一样的地方主要体现在三点,一是区块链投资决策时间短,二是没有了美国做参照,国内行业发展速度快于国外,三是整个行业都处于不理性的状态,大家都在追热度。

对于决策时间这点不需要多做表述,区块链投资会比传统股权投资的节奏快很多。

而在参照这一点上,中国的区块链行业发展速度快于美国,这个已经是共识了,不需要进行争论,这也导致行业发展的时候没办法像当初某一线美元基金那样参考美国。

该基金成立中国区时候,美国总部每周会把美国发展好的项目邮给中国区,中国区相应的去布局赛道,只要其中能跑出一个,就算是成功了。

行业的不理性,大家一直都在说,我以一个项目作为例子。这个项目从成立开始,一共换过4个方向,第一个方向没有人看,第二个方向有一些人开始看,第三个方向时候项目开始大量的收买评级机构,评级机构评完之后,开始有大量的韭菜入场,甚至也有投资机构跟入。

这些投资机构,甚至是目前行业内大部分投资机构,都是不看项目白皮书的。

他们投项目就依据三点,一是看谁家已经投了,跟风投,二是看这个项目上不上交易所,三是看这个项目由谁来做市值管理。

基于行业风气,我们经手的项目也多少会涉及这类,但是我本身的话,还是认为好的项目的爆发期一定很长。

就比如比特币,经历了诸多周期,2008年时候比特币诞生,2009年产生了第一笔交易,2011年时候比特币开始一点点火起来,2013年时候比特币有过高潮和崩盘,2016年时候比特币开始恢复热度,2017年时候,最高达到了2万美金的价格。

我现在依旧长期看好比特币,也依旧会建议身边的朋友定投比特币。

区块链行业中,投资方最弱势

如果要说在区块链行业生态中谁更弱势的话,那么一定是投资方。

我这么说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个是在面对交易所的时候,我们是弱势方;二是当我们遇上好的项目方的时候,需要花很多心思去获取额度,还不一定能拿到。

这两种情况,导致了我们投资了许多交易所,以抗衡一家独大伤害行业的情况,并且着力于找到好项目、孵化好项目以及长期支持好项目。

此外,我还觉得在这个行业内,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联动比任何行业都大,作为投资机构,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都要抓,只做其中任何一个都不行。

而随着市场发展,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还会有越来越多的联动,每个平台都要有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才能更适应市场的发展下去。

如果吴忌寒像烤猫一样消失了,我会去相信BCH的

我最信仰的还是BTC。这一模式中,创始人消失,社区能够自运行,价值经受得住时间的考量。

所以如今我看上的一个项目也是BTC的模式,创始人消失,将社区交给了一个中国和一个外国人,我有幸接触到了这个中国人,并且有重仓这个项目的打算。

故而,对于BTC的分叉BCH,我认为,如果哪一天吴忌寒像是烤猫一样消失了,BCH还能持续运行,我也会去相信BCH的,不然吴忌寒在,比特大陆在,BCH就很难摆脱高度控盘的嫌疑。

关于古典区块链投资人

我加入行业还算早,那个时候我接触到的人和现在的人玩法不一样,如果借助互联网概念的话,可以叫做“古典区块链投资人”。

这类人身家平均上百亿,如今多以接触不到,多在享受人生。

这些人都是长期坚守区块链信仰的人,相信区块链能够改变世界。也许区块链改变世界还需要一定时日,但是他们已经成功地改变了自己的生活。

这些人很纯粹,我也想做这么纯粹的人。

以后我会做两件其他投资人都不会做的事,一是做矿场,这是行业生态的基石,我准备从基石重新学起。

第二件事是加入一个社区,从这个社区的0开始,动一行行代码,到公链,到钱包,到整个生态的形成,完成社区的1。

墓碑上将有三个关键词:父亲、丈夫、businessman

在区块链这行,给我影响最大的人是我之前的合伙人。他是技术出身,做事情很纯粹,2014年的时候拥有做公链技术的他已经可以发币,但是他没有。如今他人在新西兰,握有大量的BTC,但是他为人依旧低调。

军人世家出身的我看事情倾向于正面性,我很遗憾的一件事是我自己没有当过兵,于是我最佩服的人是军人出身的王石,如果能做成王石这样,我死而无憾。

如今区块链行业还没见到军旅出身的人,我希望这些人能加入进来,我也会去邀请他们。

作为我个人,以后我也想在我的墓碑上写上三个身份,分别是分别是一个慈爱的父亲,一个XX的丈夫,以及一个XX的Businessman。XX具体是什么,我还没想好,毕竟我还很年轻。

18183财经发布此文仅为传递信息,不代表18183认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