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全球通证数据和评级机构 TokenInsight 发布了以太坊项目的评级报告,评级结果为 A 级,展望为稳定。
18183首页 > 18183财经 > 最新新闻 > 以太坊评级:A级,展望为稳定 | 面临EOS等竞争

以太坊评级:A级,展望为稳定 | 面临EOS等竞争

2018-07-11 作者:游民老赵 来源:网络 分享到:

近日,全球通证数据和评级机构 TokenInsight 发布了以太坊项目的评级报告,评级结果为 A 级,展望为稳定。

近日,全球通证数据和评级机构 TokenInsight 发布了以太坊项目的评级报告,评级结果为 A 级,展望为稳定。

ETH是目前最成功的通用平台类项目,市值仅次于比特币。项目综合风险较低,但未来发展容易受到内外部不确定因素的影响。项目后续开发正在多线推进中,展望稳定。

ETH的GitHub社区热度和谷歌搜索热度在通用平台类项目中排名靠前,日活跃地址数接近BTC并有超越之势。ETH将利用Casper共识算法与分片等技术来解决目前面临的可扩展性不足、交易费用高和资源利用率低等主要问题。与ADA和EOS相比,ETH暂无代码层面的社区治理机制。以太坊基金会偏中心化的决策机制,会增加项目硬分叉的风险。另外,以太坊基金会财务信息不透明,有一定的资金使用风险。ETH基础链上的DApp发展进入瓶颈期,将面对来自EOS等通用平台类项目的竞争与挑战。

以下是评级报告正文,请认真阅读,合理评估投资风险:

观点

ETH的评级结果为A。目前,ETH项目的综合风险较低,但未来发展容易受到内外部不确定因素的影响。

虽然ETH面临可扩展性不足、交易费用高和资源利用率低等问题,但其依然是目前最成功的通用平台类项目,市值仅次于比特币。不久的将来,ETH将利用Casper共识算法与分片等技术来解决目前面临的主要问题。

与ADA和EOS等项目的治理机制设计相比,ETH暂无代码层面的社区治理机制。以太坊基金会偏中心化的决策机制,会增加项目硬分叉的风险。另外,以太坊基金会的财务信息不够透明,这会带来一定的资金使用风险,进而会增加项目的后续开发风险。

ETH的Github社区热度和谷歌搜索热度在通用平台类项目中居高,且日活跃地址数已经逼近BTC,并有超越之势。但是,ETH基础链上的DApp发展进入瓶颈期,且在通证经济放缓的背景下,部分基于ERC20通证项目的集中迁移可能会增加市场风险。

展望

虽然ADA和EOS等通用平台类项目会给ETH带来一定的竞争压力,但ETH的后续开发项目正在多线推进中,展望稳定。

行业分析

区块链行业快速成长,通用平台类项目竞争激烈

从一个事物的发展周期来看,区块链行业的发展跨过萌芽阶段,目前处于成长阶段,并将进入成熟阶段。

区块链行业的萌芽阶段,以比特币(Bitcoin)为代表,主要集中在支付货币应用领域。比特币作为点对点支付的货币系统,是区块链行业的第一个应用,于2008年由中本聪(化名)发起创立(2011年隐退),之后由比特币社区成员来推进项目的开发与维护,现由2012年成立的比特币基金会来促进比特币的社区建设。

第二个阶段是成长阶段,以以太坊(Ethereum)和超级账本(Hyperledger)为代表,区块链技术已拓展到支付货币领域之外,通证经济与传统经济领域的应用开始逐渐增多。其中,以太坊是区块链领域的第一个智能合约与DApp平台,让发行通证、创建不同功能的智能合约及去中心化应用变得相对容易。目前,已经有众多知名企业参与到Hyperledger和Ethereum项目之中,如IBM的超级账本Fabric,其可为企业提供金融、保险和供应链等服务。除了IBM较早涉及区块链领域外,还有微软、谷歌、腾讯、亚马逊、阿里巴巴等科技公司也已布局区块链。

目前,区块链技术正在向各行各业渗透。通用基础链上已经出现大量的智能合约、DApp的应用项目,但由于通用基础链上存在的可拓展性、安全性等瓶颈,尚未出现杀手级的应用产品。比特币和以太坊等底层基础链还处于完善迭代之中,同时,Cardano和EOS等具有创新性的通用基础链项目,试图从共识机制和系统设计等方面来提高拓展性、安全性。

据ICOWatchList数据统计(2018年6月),在所统计的众筹项目中,区块链平台类项目的众筹金额占比最高(37.85%),其众筹金额达16.87亿美元,其次是通讯网络类项目(16.3%)和金融类项目(9.6%)。从众筹项目数量来看,金融类项目众筹数量最多(82个),其次是支付钱包类(39个)和商业零售类(37个)。

通证市场是区块链技术的一个重要的创新应用领域。目前,全球通证的发行多数基于Ethereum的ERC20标准进行,类似Ethereum的发行平台还包括Waves、Stratis、Maidsafe、NEO等。还有一类通证,不是基于现有公链平台发行,而是来自于相对成熟公链的分叉,如基于Bitcoin、Litecoin和Dash等,其中以Bitcoin的分叉项目居多。

市场分析

ETH市值仅次于比特币,在通用平台类市场具有绝对领先优势

2018年6月26日,以太坊的流通市值达433亿美元,在整个通证市场的市值占比约为20%,仅次于比特币。以太坊的市值在通用平台类项目中市值占比最高(65.2%),远高于居于第二位和第三位的EOS(10%)和ADA(4.9%),相对于其他通用平台项目来说具有绝对的市场领先优势。

2017年年底,伴随着整个通证市场的火热,以太坊的价格也随之暴涨,市值曾一度直逼1,500亿美元。但在2月份,以太坊市值有较快的下跌,经过3月中上旬的回调后又在3月下旬跌破400亿美元。以太坊的市值在5月初有一次小幅回升,目前处于震荡调整阶段。

目前,众多交易所拥有ETH的交易对,ETH的24小时交易额高达22.2亿美元(2018年6月26日),且ETH交易额的交易所分布比较分散,其中OKEx占比最高,但也仅占13.7%。

经济模型

叔块设置鼓励挖矿,暂无代码层面的社区治理

在区块链挖矿中,会出现临时分叉的现象。比特币系统只承认最先出现的后继区块,即最长的链,而在最长链竞争中失败的区块就会被抛弃。在以太坊中,这种“失败”的区块,若其通过Uncles字段被“收留”进区块链,则被称之为叔块(Uncle Block)。叔块会得到奖励,“收留”了叔块的区块也有额外奖励。由于在一般情况下,以太坊的区块时间是15秒左右,相比于比特币,更容易出现临时分叉和孤块。这样的奖励机制可以鼓励更多的矿工参与以太坊网络。

以太坊协议中存在着让矿工可以通过投票来决定Gas limit的机制,所以区块容量不需要经过硬分叉就可以调整。最初,这个机制和另一个默认策略是绑定在一起的,即矿工默认投票使区块Gas limit至少有470万Gwei,并且趋向于最近1,024个区块Gas使用量的1.5倍。这使得区块容量会根据需求自动上升,同时也可作为防御垃圾交易的限制。为实现利益最大化,矿工会优先选择Gas费用最高的交易打包。

在社区治理上,ETH有良好的生态,开发社区活跃度高。ETH基金会正在推动Casper项目的开发,根据Casper项目的说明,Casper是以太坊设计的PoS共识机制,如果验证者采用恶意的方式行动,将会立即受到惩罚,这将使以太坊更加“拜占庭容错”。目前,与ADA和EOS的治理机制设计相比,ETH暂无代码层面的社区治理机制设计。

团队实力

团队技术实力雄厚,以太坊基金会作核心决策

以太坊的核心创始团队包括Vitalik Buterin、Jeffrey Wilcke、Gavin Wood和Joseph Lubi等。

Vitalik Buterin,于2011年开始参与比特币社区,并在当时合伙创办了比特币新闻资讯网站Bitcoin Magazine,作为一名程序员,他也为比特币代码的发展做出了贡献。2013年,Vitalik发布了以太坊白皮书,描述了一个去中心化应用和智能合约的平台。

Jeffrey Wilcke,在2013年开始使用Go语言对以太坊进行开发,并开始担任Go语言团队的领队和首席开发者。2015年7月30日,Go客户端成功上线,这标志着以太坊的创世区块和以太坊平台的诞生。

Gavin Wood,以太坊协议的联合设计者,编写了以太坊技术说明书(以太坊黄皮书),并参与开发了用于编写智能合约的Solidity语言和以太坊的消息传播协议Whisper protocol。Gavin于2016年1月11日离开以太坊团队,目前是区块链技术公司Parity Technologies的CTO和主席,该公司比较知名的产品就包括以太坊钱包Parity。

Joseph Lubin是以太坊的联合创始人,在他的协助下,以太坊基金会于2014年7月在瑞士Canton Zug创立,这是目前以太坊的主要决策和运营实体。

以太坊基金会的董事会成员包括Vitalik Buterin、Jeffrey Wilcke和Patrick Storchenegger,Patrick Storchenegger是在Canton Zug主营诉讼和公证的律师。

以太坊基金会创立时的定位是类似于“ICANN之于Internet”,形成多方参与、多方治理的非盈利组织。现在以太坊基金会是负责为未来加密货币研发和推进开发的其他机构分配资源的伞形公司。而目前,基金会主要运行方式是通过EIP(以太坊优化协议)来收集社区的反馈,进而组织队伍进行以太坊的升级和开发。

专注Sharding技术的研究人员主要有三位,包括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以太坊研究员Vlad Zamfir和Justin Drake。Vlad Zamfir早在2014年4月就开始在以太坊项目工作,多年来,他致力于研究数字货币经济和PoS机制以及数字货币治理机制等相关问题。Justin Drake拥有剑桥大学数学系硕士学位,在加入以太坊研究团队之前,他是Duo Money(一家做索引和搜索引擎的公司)的CEO。Casper项目目前已有一个团队在负责开发,Vlad Zamfir常被认为是这个项目的领头人。他在数字货币治理机制方面的经验对于Capser的开发非常重要。Vitalik在2017年8月跟Joseph Poon共同发布了Plasma的白皮书,详细说明了Plasma扩容的细节。Joseph Poon也是扩容方案Lightning Network的论文作者之一,目前致力于对区块链扩展性的研究。

治理分析

以太坊基金会财务不透明,决策机制有硬分叉风险

The DAO曾是建立在ETH上众筹金额最多的项目,本质上是个风险投资基金,筹集到的以太坊被锁定在智能合约中。然而,The DAO的代码漏洞被黑客利用,其众筹账户被盗取360多万个ETH。为了追回黑客盗走的资金,在软分叉失败后,以太坊社区就硬分叉草案发起了非正式投票,并最终通过该草案。但由于社区存在分歧,仍有部分矿工维持旧链,并逐渐得到支持,这条链被命名为ETC(Ethereum Classic)。

当年维持旧链的许多矿工认为,以太坊网络不应该为了在此链上建立的应用出现缺陷而对自身网络进行硬分叉,这不符合去中心化的基本精神。这也部分反映了以太坊的隐患,究竟在其上建立的应用遭受什么样的攻击和损失才值得以太坊为此进行硬分叉呢?以太坊的相关方并没有给出相应的标准和规范。自The DAO事件之后,以太坊网络也曾做出两次不在项目路线图计划内的硬分叉,一次是调整底层EVM定价模型及提高Gas费用,另一次分叉则是对ETH网络的bug修复。

2018年的3月和5月,以太坊基金会进行了两轮资助,资助的项目主要针对可扩展性、可操作性和安全性的升级。这些资助项目都是由基金会决定的。而以太坊作为一个开源项目,其代码工作的参与方式跟Github其他的开源项目类似,通过提交pull request,让reviewer来审核。Core reviewer一般是技术团队的小组成员,他们拥有以太坊的commit权限。雇佣并组织技术团队是以太坊基金会的工作内容之一。以太坊拥有技术实力雄厚的团队,其繁荣的社区生态也吸引了大量程序员对其代码作贡献。以太坊基金会根据社区的反馈对以太坊网络的发展进行决策。虽然在大的技术升级上会有社区投票等方式进行决策,但若社区意见不统一,这种偏中心化的决策治理方式会增加项目硬分叉的风险。

根据Crunchbase上的信息,以太坊基金会的主要投资者包括Yellow Arrow、Zachary Snader、Julian Sarokin、Alexis Berthoud和Innovating Capital等,最近的一次募资在2017年6月。除了这些募资外,以太坊基金会模糊透露过的收入来源有:开发者工作室、会议门票与赞助费、第三方捐赠与资助。2015年9月28日,Vitalik在博客中曾透露,由于未在合适的时机出售筹集到的比特币,基金会间接损失约900万美元。在当天的博客当中,Vitalik也曾公布以太坊基金会的财务状况。但在之后,以太坊基金会就甚少主动披露财务状况。2016年1月6日,基金会博客也透露,其为了维持财务状况的健康而控制自身开支的措施。虽然以太坊基金会对项目进度的披露非常具体且及时,但作为以太坊的主要决策方和推动者,其财务状况并不透明。

热度分析

社区参与热情高,Github开源更新活跃

2017年下半年,与通用平台项目ADA和EOS相比较,ETH Token的谷歌趋势(以太坊的搜索热度)较高。特别是在2017年底,全球通证市场快速上涨时,以太坊的搜索热度达到过往最高。但在2018年全球通证市场回落之后,以太坊的搜索热度出现明显下降,并在2月底被EOS的搜索热度反超。

比较通用平台项目的社群热度,ETH的社群热度远高于EOS和ADA的社群热度。以太坊的Github社区非常活跃。以太坊本身有EIP系统收集对代码升级的建议,再加上以太坊基金会最近两次对项目的资助,可鼓励程序员对ETH的开源代码自发进行维护。相比于其他通用平台项目的热度,ETH代码库go-ethereum的Github热度最高,远超第二名EOS的代码库eos。

生态分析

地址活跃度有超比特币之势,但DApp发展进入瓶颈期

据BitInfoCharts数据显示,ETH的每天活跃地址数从2017年7月的200,000左右持续增加,并在2017年12月和2018年1月之间猛增至800,000左右,首次超过BTC的每天活跃地址数。虽在2018年1月之后有大幅回落,但ETH每天活跃地址数依然与BTC的相当,并有超越之势。2018年6月25日至26日24小时内,ETH和BTC的活跃地址数分别是446,656和490,271,二者的活跃地址数远高于LTC、DASH、ETC的64,836、43,881、25,122。

据CryptoCompare数据显示,近期ETH的矿池数(42)和钱包数(69)都多于BTC、LTC、DASH和ETC。2018年6月25日至26日,ETH每小时的平均转账金额分别是35,498,929美元,其与BTC的223,815,279美元还有较大差距,但远高于LTC、DASH、ETC的10,924,390美元、2,560,507美元和730,470美元。

目前,以太坊的在线客户端高达17,400多个,主要分布在美国(39.00%)、中国(12.71%)和加拿大(6.84%)等国家地区。在过去七天里,以太坊区块链上共有40,683个区块被103个挖矿地址挖出,Ethermine、f2pool_2和SparkPool矿池分别挖出11,120、7,099和6569个区块,前三者之和约占七天区块总数的61%,这表明矿池的中心化程度比较严重。

据DAppBoard统计,2017年8月中旬至2017年12月中旬,Ethereum平台上DApp(除游戏)的独立访客数由30,000个增至40,000个,但在CryptoKitties事件之后,DApp每日独立访客数出现明显下降,在2018年3月中旬降至10,000以下,近期回升到20,000左右,大多数的DApp每日独立访客数在1,000以下。目前,ETH在可拓展性上存在较大不足,这极大的限制了DApp的开发与应用。

技术与进度已成为稳定的智能合约平台,将致力于提高吞吐量与扩大应用范围。

以太坊可能是迄今为止最成功的通用平台项目。通过实施智能合约框架,以太坊区块链给应用软件提供了数据交换、处理与存储的服务,参与节点取代了服务器,为去中心化应用的实施提供了可能性。其中,以ERC20标准编写的通证发行合约尤为著名。这一设计大大降低了区块链项目通证发行的门槛。自2015年7月发布第一个正式版以来,已经有数以千计的智能合约发布在以太坊平台上,目前区块高度已达到587万,实时活跃节点数超过一万。尽管平台使用者众多,市值与交易量也长期仅次于比特币,以太坊依然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在经历了一系列版本更新与分叉之后,以太坊目前处在3.0版本,并预计在今年发布3.1版本。

退回到2014年,以太坊的发起者之一Vitalik Buterin提出了以太坊的原型概念。根据以太坊在Github上的中文白皮书,“以太坊的目的是基于脚本和链上元协议概念等进行整合和提高,使得开发者能够创建任意的基于共识的、可扩展的、标准化的、特性完备的、易于开发和协同的应用”。相对于其出发点,以太坊的功能设计与几年来的改进都符合当时的愿景。为了方便创建与运行应用,以太坊在基础架构层面对区块链的结构做出了从上而下的改造。

智能合约概念的实施是以太坊区别于之前区块链项目的最大亮点。智能合约这一概念于1994年由尼克萨博提出,是指允许在无第三方的情况下进行交易的计算机协议。这给点对点自动交易提供了解决思路,但是在之后的十多年里,并没有环境能够实现这一概念。区块链技术的出现给智能合约提供了一个无第三方的可信平台,使其得以实现。智能合约本质上就是一段代码。像所有电脑程序一样,智能合约可以被设计用来处理事务逻辑,而且可以在以太坊系统内进行自动交易。相对于彩色币、类比特币等方式,ERC20通证更好操作,也更公开透明。而且通证发行项目方无需进行底层建设,平台成熟用户众多,只需少至数百行代码就可发行通证。除了发行通证之外,智能合约还给去中心化应用(DApp)提供了后端支持。DApp可以将交易逻辑以智能合约的形式放入以太坊,由节点执行。这使DApp的执行逻辑与交易记录都透明可查,实现真正的去中心化。对于DApp发行方而言,发行通证也是一种很好的融资方式。这样以太坊就为整个去中心化生态提供了从融资到开发再到发布,甚至用户群体,这样一套完整的解决方案。这些都为以太坊目前的地位提供了有力的支持。

智能合约由专门的智能合约账户进行存储。在底层的链结构上,以太坊使用账户模型来存储信息,并将账户为两类:外部账户与合约账户。外部账户即普通使用者所持有的账户,内有用户的地址、余额等信息,用户可以进行转账交易等操作;合约账户是专供智能合约使用的账户,账户内除了地址、余额外,还存有智能合约的代码。当用户向合约账户地址发送请求的时候,账户内的智能合约即被触发。相关合约代码会被编译为以太坊虚拟机(EVM)可识别的字节码,并由EVM执行。为此,以太坊发明了一种图灵完备的脚本语言(Solidity)便于开发者编写智能合约,并提供了各种客户端与开发工具。

以太坊区块的容量是以计算消耗的gas作为约束。以太坊为转账与智能合约的执行制定了详细的计价原则。当用户发起交易请求时会设定gas limit与gas price,分别为总费用与单位计算的费用限制。当请求达到gas limit之后,运算即停止,如果相应操作没有完成,所有请求引发的操作都会回滚,但交易费用并不退还。以太坊通过这种设置来避免面向交易费用可能的攻击。以目前的gas limit与平均gas price估算可以得出现在以太坊网络的处理速度在15TPS左右,与事实接近。相对于visa等公司2000以上的TPS,以太坊现有的吞吐量无法满足大规模应用的需求。

目前,以太坊除了对基础设施,如EVM、钱包、客户端等等持续的功能改进与性能调优之外,主要的研发重点在区块链吞吐量扩容与更好地服务DApp。前者主要分为两类项目:由核心开发团队负责设计开发的项目与功能,如Casper、sharding等;以及由独立团队负责开发的分支项目,如Plasma、Raiden Network等。为DApp服务的项目主要包括点对点文件存储系统Swarm与为DApp信息交互服务的Whisper协议等。

Casper是目前以太坊开发的重点之一。其内容是将以太坊从PoW共识算法向PoS共识进行过渡。以太坊目前仍在使用类似于比特币的PoW共识机制确定区块生成者。虽然使用了改进过的Ethash算法,但仍然无法避免算力向矿场和矿池集中的趋势。以太坊在早期(2015年)就明确指出PoW只会是一种过渡的选择,最终将会使用PoS。事实上,现在Casper的研究与开发拥有两个分支:由Vitalik主导的Casper FFG与由Vlad主导的Casper CBC。前者是一种PoW与PoS的混合算法,将以智能合约的形式执行;而后者将会把PoS整合到链上。尽管以太坊最终的PoS算法的形态将会是两种Casper的综合体,但目前来看,Casper FFG可能将会被率先使用。

Casper FFG将会给以太坊区块链提供最终性。在Casper FFG实施之后,区块生成过程并不会发生变化,但会加入一个验证者验证的环节。为此,以太坊区块链中会加入epoch的概念(暂定50个区块),在每个epoch的结尾会由PoS算法选择验证者对该epoch内的区块进行验证。为了限制验证者的行为,Casper FFG设定了一系列经济奖惩措施,鼓励验证者做出正确的选择,并对做出错误选择或者未达到活跃条件的验证者进行惩罚。Casper FFG的实施可能不会立刻大量扩大以太坊的吞吐量,但是显式最终性会提高区块链的安全性,并减少算力的集中程度。同时,PoS还有利于避免大量消耗能源。Casper FFG的测试网已在今年年初放出,完整的Casper预计在总路线图的第四部分将会在以太坊主网实施。

以太坊的另一种扩容尝试是利用分片技术。以太坊的分片技术想要同时实现计算分片与状态分片,这意味着系统将减少对单个节点处理速度与存储量的依赖。在以太坊的分片构想中,每个区块会被分成100个子块,区块主链上只存储子块头,分片过程由验证人管理合约进行操作。每个分片都是一个相对独立的体系,分片之间可以进行通信。每个分片的验证者将由验证人管理合约根据随机数进行选择,以确保分片不被少数验证人合谋操控。最新的分片路线图将计划分为了六部分,项目进度目前仍处在比较初级的阶段。

另外的扩容措施还包括一些受以太坊支持的独立项目,比如雷电网络(Raiden Network)与Plasma等。雷电网络是对状态通道技术的应用。两个以太坊用户之间可以建立一条状态通道,并向状态通道内存入一定量的ETH。状态通道内的交易只需要交易双方的确认而不需要以太坊节点的确认。当状态通道关闭时,建立通道的双方将得到各自应得的ETH。

Plasma则是一种侧链的设想。Plasma侧链通过智能合约与以太坊主链相连,ETH可以在主链与侧链之间流动。侧链可以有自己的共识机制等独立的设计,但当有ETH想要从侧链返回主链时,必须发出一个声明并附带赏金。一旦有反对证据证明该账户有不当行为,赏金就会被触发。

以太坊将这些项目称为layer2项目。这些项目都得到了以太坊在技术与资金等方面的支持,作为与以太坊较为密切的独立项目进行。除了与扩容相关的研发之外,以太坊还在为DApp应用场景的扩展,乃至改变传统的互联网运行模式进行努力。一些推进多年的项目,如Swarm与Whisper,依然在以太坊的支持下稳步推进。

Swarm是以太坊研发的点对点存储系统。以太坊想要以此改变中心式存储及内容获取的方式,方便Web App、DApp与普通用户去中心化地存储内容及提供服务。该技术会将存储内容分块,并将存储块分给节点储存。使用者可以通过特定的索引或域名获取到存储的内容。以太坊也开发了自己的域名系统ENS,现在已经可以通过以太坊的网关进行访问。Swarm在五月份发布了PoC3(概念证明,v0.3),已经能实现基本的存储与获取功能。用户激励相关部分计划在PoC4进行开发。

Whisper是为DApp之间进行数据传输、信号沟通与通信而开发的协议。相比与传统通信协议能更加保证效率与用户的隐私。目前Whisper处在PoC2(v6)的阶段。

除了这些较为独立的项目之外,以太坊的基础架构也在不断完善之中。2017年10月发布的3.0拜占庭版本对隐私与功能性做出了较大改善,主要是对EVM的改进。其他的包括对Remix IDE、Solidity、各个客户端与钱包的改进都在进行当中。

以太坊作为一个成功的系统,同样面临着许多挑战。目前,以太坊上更广泛应用的最大限制是不足20TPS的吞吐量。新一代的公链项目往往使用DPoS、BFT+DPoS等相对于PoW更高效的共识机制,在实验网络中能够达到数千TPS的吞吐量,如果这些项目能够成功发布,必定将对以太坊的地位形成冲击。但以太坊的扩容设想依然十分有竞争力,更加去中心化的PoS共识机制与实现状态分片的分片技术都不逊于现有的共识与分片设计。但同样的,实施难度也更难以预计。

结 论ETH的评级结果为A,该项目的综合风险较低,但未来发展容易受到内外部不确定因素的影响。虽然ADA和EOS等通用平台类项目会给ETH带来一定的竞争压力,但ETH的后续开发正在多线推进中,展望稳定。

TokenInsight Inc.

Global Token Data & Rating Agency

获取最新区块链行业数据研究报告:

数据合作邮箱:data@tokeninsight.cn

评级部门邮箱:rating@tokeninsight.cn

其他联系方式:

公众号名称:Tokenin

官方微信联系人:tokeninsight_data

18183财经发布此文仅为传递信息,不代表18183认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