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83首页 > 18183财经 > 最新新闻 > 吴忌寒,闷声发大财才是“坠吼”的!

吴忌寒,闷声发大财才是“坠吼”的!

2018-07-12 作者:游民老赵 来源:网络 分享到:

2008年,比特币由一位化名“中本聪”的极客所发明。时至今日,“中本聪”的具体身份依旧成迷。他就像是加密货币世界的“造物主”,没有人知道他的相貌、工作与生活。

2008年,比特币由一位化名“中本聪”的极客所发明。时至今日,“中本聪”的具体身份依旧成迷。他就像是加密货币世界的“造物主”,没有人知道他的相貌、工作与生活。但是,“造物主”一定会在人间有一个化身,如同耶稣与之上帝、默罕默德与之安拉、湿婆与之梵天……

而在7年的时间里,一位名叫吴忌寒的“85后”中国青年已经成为“中本聪”在人世的“道成肉身”。尽管他身边有着诸多非议,但毋庸置疑的是,他是加密货币世界里最有权势的人物。他在继承“中本聪”衣钵的同时,也在“革”了它的“命”。

继承者的吴忌寒:比特币的布道者

2011年,比特币的价格刚刚迈入两位数。5月,在单调却异常忙碌的工作中,当时还是风投经理的吴忌寒接触到了比特币。于是,单纯希望能够做出好业绩的他以“不是那么严肃”的心态入行了。

出于分析师的素养,他花了两三天的时间去了解这一款神奇的货币资产。就像神话中所出现的“神迹”一样,比特币彻底颠覆了吴忌寒对货币的认知。他成为了“中本聪”的“信徒”。1个月之后,比特币《白皮书》的中译本在吴忌寒的笔下问世了。

 “主流中文社区不了解比特币,把它视为一种传销的陷阱。这个时候,需要有人能够很好地诠释出比特币的经济价值,同时也能向公众解释它的技术原理。我觉得我有责任去站出来,承担起这项使命。”吴忌寒在3年前解释翻译《白皮书》的原因。显然,在吴忌寒眼中,翻译《白皮书》以及布道比特币的原理是神圣的。不知道后世会不会将其历史意义与陈望道翻译《共产党宣言》相比附。

2017年7月,吴忌寒于美国

在成为“信徒”之后,吴忌寒从最好的朋友开始,按关系亲疏挨个打电话来募集投资资金。“有一个投资项目,风险比较大,潜在收益也很大。要么赔光,要么赚100倍。”以当时的眼光来看,比特币要赚100倍仍是困难的。但是,他最后依旧募集到了10万元。于是,他在淘宝于Mr.Gox上以10美元一个的价格买入了大约900个比特币。

到了2014年,他把这些币全部清盘了。当年,比特币最高行情突破300美元,大部分人都赚了几十倍,而那个给他转了两万的朋友,较早地赎回了本金。这是吴忌寒作为信仰者第一次获得“中本聪”的馈赠。

又过了3年,到2017年时,吴忌寒已经成为比特大陆(Bitmain)的CEO4年了。到这一年的年初,比特币的价格已经突破了1500美元/枚。狭小的区块容量已经无法满足市场对比特币旺盛的投机需求,而且大大影响了交易速度。比特币区块网络的崩溃程度就好比支付宝每分钟只能处理2笔交易。

于是,解决比特币区块链网络被社区提上了日程。但很快出现了解决的路线之争——一个是吴忌寒的比特大陆(Bitmain)所支持的“硬分叉”方案;另一个是缪永权所领导的比特核心(BitcoinCore)所坚持的“软分叉”方案。两者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前者要求给区块扩容,好比由双车道变成4车道;而后者则要求给区块适用“闪电协议”,犹如在道路上方造了座桥。

比特大陆拥有全国最大的挖矿工厂

吴忌寒坚持要求“硬分叉”则是为了捍卫“中本聪”的“去中心化”。他认为,“造桥”会使侧链喧宾夺主,“桥”变成了“高架”,使得主干道反遭弱化。而由于侧链的算力容易集中,更容易出现“携桥自重”的寡头。这反而容易造成比特币的中心化,违背了“中本聪”的理念。因此,他不惜以比特币的分裂为代价,也不愿意作出更多的妥协。最终,在2017年8月,一款叫比特币现金(BCH)的克隆币从比特币主链分裂出来。吴忌寒也随之成为“BCH之父”。

背叛者的吴忌寒:币圈的恐怖分子

去年夏天的纷争彻底把吴忌寒推向了风口浪尖。反对者开始群起而攻之,抨击他才是“拥兵自重”的野心家,一心想要僭越“中本聪”的比特币世界。真叫是“城头变幻大王旗”了。

“拥兵自重”此言非虚。吴忌寒所领导的比特大陆(Bitmain)在短短4年间集聚了全球近乎51%的比特币算力。据昨天的全球算力占比分布,比特大陆(Bitmain)直接拥有的BTC.com与AntPool现已占据比特币全网42.8%的算力。再加上,由比特大陆领投A轮融资的ViaBTC,比特大陆已拥有比特币全网54.9%的算力。

因此,吴忌寒在去年夏天的一意孤行,使其承受着“中本聪”背叛者的骂名。而且他在诸多决策过程中的党同伐异更使其被认为是要黄袍加身。比如,他利用主场优势,将“敌人”比特核心(BitcoinCore)排挤在外。这个就是著名的“纽约会议”事件。

到2016年5月,围绕比特币区块升级的路线之争已到了不得不互相妥协的时候。吴忌寒与缪永权在香港达成了和解协议——一份双方均能接受的升级分叉协议——即建设闪电网络的同时,也把区块容量扩大两倍。但是,该协议被比特核心(BitcoinCore)的其他成员给否决了。

于是被“放鸽子”了的吴忌寒在1年后的纽约会议上直接把比特核心(BitcoinCore)的代表拒之门外。而这次会议共召集了22个国家的58个公司代表,唯独将“敌人”挡在“共商国是”的门外。比特币世界的至关重要的“制宪会议”却成了吴忌寒的个人主场。

比特核心(BitcoinCore)的缪永权

比特核心(BitcoinCore)的团队主要都是比特币世界的资深技术人员。自比特币创建以来,他们就免费地做着技术维护工作,在这些人眼里,吴忌寒所代表的大矿池就是“拥兵自重”的野心家。而吴忌寒则是“独夫之心,日益渐甚。”至此,英文中的恐怖分子“ Jihad”则成为了吴忌寒在币圈的代号,也对应着他的中文名“Jihan”。

反对者PS的吴忌寒“恐怖分子”图片

在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Core团队的首席战略官缪永权评价说,“他们只想相互妥协,不想开发者参与,因为开发者参与了就无法达成共识”。而开发者正是指他们自己,与吴忌寒所代表的大矿池所对立。

而分裂只是党同伐异的开始。吴忌寒的BCH向BTC宣战了——一场算力的争夺战。在BCH诞生之后到10月22日的一段时间内,BCH的挖矿收益显著超过了BTC几次。于是,人们用拥有的矿机去挖BCH而不是比特币。极端情况下,BCH分流了BTC的接近一半的算力,让BTC链上的交易大幅拥堵。

昔日的比特币的布道者,如今已成为了比特币最大的威胁者。他依靠自己所掌握的全球一半算力建立了另一种加密货币。扛着“红旗”——中本聪的去中心化——反“红旗”的吴忌寒成了背叛者。

【结语】

7年来,说吴忌寒是币圈的继承者也好,背叛者也罢;说是矿霸也好,恐怖分子也罢。这位35岁的中国年轻人其实就是一位商人。他需要加密货币的价格持续上扬,以支持他的矿机业务。

在2017年11月,一个万众等待已久的比特币硬分叉取消了,这是吴忌寒此前所倡导的——当他认识到不分叉对他的BTH更为有利时,他又参与了倡导取消。

我们与其说他是“中本聪”的信徒,不如说,他是“利益”的信徒。

18183财经发布此文仅为传递信息,不代表18183认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