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83首页 > 18183财经 > 最新新闻 > 区块链是连接原子世界和比特世界的虫洞

区块链是连接原子世界和比特世界的虫洞

2018-07-31 作者:游民老赵 来源:网络 分享到:

2018年7月25日,本文作者、吃货大陆创始人洪七公在”牛顿先生的苹果园”社群,做了题为《数字化生存指北》的演讲分享,以下为分享内容,巴比特资讯经作者本人授权发布,有改动:

2018年7月25日,本文作者、吃货大陆创始人洪七公在”牛顿先生的苹果园”社群,做了题为《数字化生存指北》的演讲分享,以下为分享内容,巴比特资讯经作者本人授权发布,有改动:

刚刚主持人也简单介绍了一下,我是一个科幻爱好者,平时很喜欢阅读和普及一些科普级的知识,那么也经常有一些脑洞的观点,当然是纯原创,咱绝不抄袭。所以说今天晚上的这段分享,请大家提前做好思想准备,这里面会有各种你以前也许没听过的知识,请自带显微镜和消毒药水。干嘛用呢,显微镜用来发现我观点里的谬误和不对的地方,欢迎大家随时指出,我们来共同探讨。消毒药水请你带好,防止被我洗脑后改不过来。

1974年埃塞俄比亚阿法盆地,传来了甲壳虫乐队的名曲《钻石天空中的露西》,由DC约翰逊先生带领的考察队正在狂欢。原来,他们在这里发现了世界上最古老的人类化石,学名阿法南猿的直立人,是今天所有人类的共同祖先。考察队的成员一边狂欢,一边用甲壳虫乐队的歌名给这具化石命了名:露西。

330万年前的某一天,露西和他们的族人离开了从小生活的山谷,沿着河流和海岸不断前行,历经千辛万苦,经过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终于抵达了这个星球的每一个角落,而露西及其族人,也成为今天所有人类的共祖。

330万年之后,公元前13世纪,伟大的先知摩西重走了露西走过的路。摩西带领犹太人摆脱了埃及法老王的压迫,穿越惊涛骇浪的红海,抵达流着奶与蜜的应许之地的迦南,在圣城耶路撒冷建立了新的文明。

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迁徙的历史。生命进化的历程,也是一个迁徙的历程。

亿万年的迁徙和进化,构成了我们今天的样子。当你看到美女的时候,情不自禁就会多看两眼;当你饥饿的时候闻到美食,口水就会不受控制的流下来。甚至于,你冷静理智的分析了眼前所有的项目,最终决定将1000个ETH投资给其中某一个,你觉得这完全是基于理性的判断——对不起,这是因为你需要占有更多资源,从而为你繁衍后代创造更好的条件。

这只是伪装成理性的生理冲动罢了。

《三体》有句话,生存和繁衍是文明的第一需求。从微观看,所有生命都被最底层的DNA所控制,我们所有人都是DNA的奴隶。而DNA也有自己的天条:保存自己、复制自己。

你看一下自己所有貌似理性的行为,是否都是源自DNA的这两条密令:

吃饭、睡觉、喝水、工作挣钱,都是DNA为了保存自己;泡妞撩汉、混酒吧、买房子、投资数字货币都是DNA为了更好的复制自己。

你是自由的吗?对不起,不太像。

DNA为什么要这样呢?为什么DNA有这样的天条?是谁设计的天条?为什么会这样设计?

大家有思考过人,为什么要活着吗?这个问题我想了很多年都没有结论,直到明白了这一点。人,首先终归是生命,那么即便人是生命的最高形式,他也依旧是生命。如果我们弄明白了生命的使命,那么自然就能明白人的使命。同样的道理,因为是生命的基石,那么生命的使命,究竟是什么呢,生命又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破镜不能重圆,这句话大家都听说过,可是为什么破镜不能重圆呢?答案是熵增。

熵的原义,指一个封闭系统的混乱程度,例如碎掉的镜子,就比完整的镜子更混乱,死后化为粉末的人,就比活蹦乱跳泡妞撩汉的大活人更混乱。

热力学第二定律告诉我们,热只能从高温物体传递向低温物体,也就是说,封闭系统内的熵不会自动减小。

很多朋友给我说,这句话我早就听过了,但是你能不能用人话再给我解释解释?听不明白啊。

一个人会死,死后会化为齑粉,重新变成分子、原子,这个过程是自然完成的,不需要花费额外的能量。但是我们却绝对不能在不花费额外能量的情况下,将一堆分子、原子组装成一个能够给你们讲故事、会撩汉泡妞的大活人。

在这个例子里面,活人是有序的,混乱程度比较低,也就是“低熵”或者“熵减”的状态;

而齑粉状态的分子、原子就是无序的,混乱程度比较高,也就是“熵增”状态。

所以,热力学第二定律的意思就是:消灭一切有形有序的东西,让他们全都变成无序无意义的东西,就是大自然永恒不变的铁律。

但是,生命从何而来呢?

从无机分子到大分子团,到氨基酸,到单细胞,到多细胞,到植物,到动物,到陆生生物,到哺乳动物,到万物之灵的人类,再到AI和区块链,这一切是怎样的一个过程呢?

我们发现,生命一直在无序中创造有序。把无序无意义的基本粒子组装为DNA,成长为线粒体、细胞、器官,组装成生命,进化为人类,并用科技不断的创造更大的有序。

今天一个普通人生活一天所需要调集的能量,所创造的有序,已经远远大于远古时代的国王。

原来,生命在跟宇宙对抗,在无序中创造有序。

这部分,比特大陆创始人吴忌寒在他的《算力之美》中也曾提到过。

所以,我们终于明白了自己的使命:在这个冷酷无情碾碎一切有序之物的宇宙中,努力的生存和繁衍,创造更大的有序。这是与生俱来写在我的DNA中的使命,我将用我的一生来追寻。

关于使命,也有一个通俗版的解释:更大的有序,直接体现为调集更多资源和能量的能力,直观体现为拥有更大的权力和金钱。

你看我给自己找了一个多么伟大的理由,来粉饰我追名逐利的一生。

我们来换换脑子。

“我思故我在”是笛卡尔哲学体系的凝练,但是中学的时候曾遭到过无情的批判和嘲讽,被称之为“唯心主义”的代表。他们说物质决定意识,一边用机械的唯物主义填满我们的头脑,一边又大肆宣扬“人定胜天”,认为人的努力可以战胜大自然的规律。

你说这是什么鬼,都被活生生搞乱了,什么烂教育体系。

1807年,托马斯杨出版了《自然哲学讲义》,里面提出了光学双缝实验:点光源射出的单个光子,在通过两条平行窄缝的时候,会发生自我干涉现象,这个实验指出了光的波粒二象性。

这个实验本身没啥好讲的,高中物理都学过。后来的科学家们想要知道光子究竟是怎么通过两条窄缝的,想要搞清楚同时穿过两条窄缝的过程,于是就安装了高速摄像机进行观察。

灵异的现象发生了!

只要摄像机开机,光的波粒二象性就消失了!他不在跟自己发生干涉了!物理学闹鬼了!

光子仿佛调皮的熊孩子,本来在客厅大搞破坏,你一扭头看他,就发现他在乖乖的看动画片;当你把头扭回来之后立刻又开始大搞破坏。光子也是如此,仿佛知道有人在观察他,看他一眼,波粒二象性就消失了;不看,就回来了。

什么鬼!

难道人的观察可以改变物质的状态!

没错!人的“观察”这种意识行为,可以改变物质的状态。这就是量子态的坍缩。

对不起,这个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延迟选择实验”:

我们改变观察的时机,光子通过双缝的时候不观察他,而是在光子通过了双缝之后,再打开摄像机。

因为光子是先通过窄缝,然后才有了观察,根据因果律:后发生的观察行为,不可能影响到先发生的“穿过窄缝”的行为。

但是,但是,但是!

实验结果告诉我们,后发生的观察行为,依旧会改变光子的状态。所有科学家都崩溃了。

对此,物理学泰斗波尔指出,世界是由意识决定的。光子既是一种粒子,也是一种波,他具有波粒二象性。但在每一个特定的时刻,光子不可能既是粒子又是波。在特定的时刻里,他只能是其中的一种状态,那么它究竟是粒子还是波,取决于是否有人观察它,如果没人观察它就是波,但是只要有人观察它,它就变成了粒子。所以世界,是由意识决定的。

打个比方,你明天菜市场买菜,你明天去了,哪里就是个菜市场,你明天不去,哪里就是个洗浴中心!你说可怕吗?再比如说,你自以为了解你身后的世界,可是你知道吗?在你转身的那一瞬间,你身后的世界变成了你看到的世界,在你看的前一秒,并不是那样的。

这不是玄学,我更不是神棍,这是物理学实验,是冷静理智的逻辑推导。

到这里的结论是:意识决定物质的状态。

这是一张著名的邮票,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先生的成名作E=MC2,大家早就听说过了,原子弹就是根据这个公式,从物质当中释放出了毁天灭地的能量。

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个公式也可以这样写:M=E/C2

没错,能量也可以转换为质量,换句话说,能量是可以变成物质的。只不过这个过程需要的能量密度极高,远远超过今天人类的科技上限。但是伟大科学家已经告诉了我们,这个事情是可以做到的。

换句话说,魔法里面biu的一下无中生有的变出东西,用意识来生成物质,并非不可能。我们今天稀松平常的科技,在原始人的时代哪个不是魔法?

上一节我们认知到,意识可以决定物质的状态。在这一节,我们发现意识可以直接转变成物质。很神奇对吗,但是对世界真相的探索还远未结束。

当前基础物理研究的最前沿,是超弦理论。超弦理论认为,所有的基本粒子,其实是能量在极小的弦上震动的产物。

通俗点说,弓弦震动的频率足够高、速度足够快的时候,触摸和感知起来就像一个物体一样。按照不严谨的比喻,超弦理论也可以这样理解:

能量在弦上以不同的频率震动,频率越高,越体现为基本粒子的状态,不同的频率体现为不同的基本粒子。

超弦理论太过深奥,咱们不做深究,只是探讨一下他的结论:

物质不存在。或者更加严谨地说,一切都是能量,只是表现形式不同。

如果你的大脑还没被烧死,让我们来梳理一下前面的东西:之所以看一眼就能改变光子的状态,是因为物质和能量本来就是同一种东西。

通俗点说,我们平时所说的“客观世界”和“实体经济”,跟电脑和互联网里由电子构成的世界,没有本质区别;和我们每个人的肉脑当中幻想出来的各种情景,也没有本质区别。人脑里的意识是微弱电流,电脑的虚拟世界也是微弱电流,本质上都是电子的流动,两者也是完全等价的。

我们从开篇就探讨了人类的迁徙、生命的进化和使命,追求有序是我们永恒的宿命,那么跟咱们的区块链有什么关系呢?

我认为,共识是有序的高级形式。

不管是比特币网络的运转,还是人群为进球而欢呼,其本质都是共识。相比把物质变成有序,更难的事情是意识的有序,不信你试试看,五百块钱就能让一个姑娘为你宽衣解带付出肉体,你却很难用五万块钱找到一个跟你思维完全同步的人生知己。

同样,古典互联网当中,在不同的电脑中复制粘贴一份文件很容易,因为这是简单的物质层面的有序;但是让所有的电脑都形成不可篡改的机器共识,却必须要在博弈结构中付出更大的能量代价。

谁说比特币巨大的耗电量是无意义的?创造出如此巨大的有序共识,这是人类文明进化史中最伟大的里程碑。

比特币挖矿所消耗的所有电力,都是有价值、有意义的。

共识分为两类,人肉共识和机器共识。

都有哪些属于共识呢?

财富,文化,宗教,品牌,这些东西都是人肉共识,都是在不同大脑当中相似的记忆结构。

一切共识都是等价的,也因如此,品牌、宗教、文化才都会带来财富,因为他们本就是同一种东西,就像你的老婆不管是穿了连衣裙、比基尼、小热裤还是制服诱惑,她都一样是你的老婆,从来没有变过。

机器共识和人肉共识也是等价的。

区块链时代,关于财富和价值的争论从未停止。

我认为:财富的本质是共识,他并非来自劳动,更不是来自交易。

亚里士多德和亚当斯密都是错误的。GDP的提法也是错误的。

多个相似的欲望诞生,则共识诞生,这个时候才有了“需求”,之后才有劳动和交易的戏份。欲望是前提,没有欲望,就没有劳动和交易啥事。

所以,财富的根源,来自人们的欲望。而劳动和交易不过是满足欲望的手段而已。

欲望来自生命的使命,来自DNA的指令,来自文明的生存和繁衍,来自保存自己和复制自己的原始冲动。

所以,greed is good。

欲望创造了我们,因为我们需要对抗宇宙的无序。

尤其注意,世界本无物质,一切物质都不过是能量的不同表现形式;世界上更不存在什么“物质财富”,因为所有的财富都不过是意识,而所有的物质也都是意识。

这也正好符合我和牛顿先生一起联合创作的第一篇长文《黄金才是最大的空气币?》,那篇文章就指出,世界上所有的财富,不过来自于虚构。

人们之所以用GDP的概念,是因为人类太过于落后的科技,欲望和意识方生方灭,无法准确测量,才不得已采用了方便测量的生产总值。

但是,区块链带来了准确测量一切缥缈能量的曙光。

中西方的创世神话都提到,混沌之中,轻的飘上去成为天,重的沉下来成为地,则世界诞生。以我个人的理解,混沌即无序,无序即完全都是不确定性,不存在一种叫做“确定性”的东西。

例如区块链之前的互联网,所有的数据都想混沌一团的基本粒子,方生方灭,随时会被删除、篡改、消失。我曾经构想过很多年,人类终将数字化生存,但是到了网上,就像这几天的一秒事件,随时被删了怎么办?有些人的微信因此被删,几乎等于将一个人活人杀掉,挫骨扬灰。

直到区块链的出现,首次赋予了混沌的数字世界以确定性。就像刚才提到的双缝干涉实验,光子这个熊孩子很调皮,永远处在不确定中;但是区块链就像观察者,给世界赋予了确定性。

有了区块链,人类向数字世界的迁徙才终于有了第一个靠谱的桥梁。

有了区块链,人类向数字世界的迁徙才终于有了第一个靠谱的桥梁。尽管我们已经知道了世界的真相,原子世界和比特世界本为一体,但是冰在变成水的时候也一样要经历粉身碎骨之痛。这时候,区块链,以及长在链上的token,可能就是连接两者的虫洞。

人类新的进化、新的迁徙,在追寻生命终极使命的征程中,即将奔向全新的数字疆域,这一切可能都要从区块链开始。

人生在世如白驹过隙,一切都终将归于齑粉,单个生命的归宿必然是永恒的的无意义;但是,在漫长的宇宙时间中,一切速朽,唯有有序永生。因为失去了有序,我们的宇宙也会死亡。

 

 

18183财经发布此文仅为传递信息,不代表18183认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